5月28日,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拉開帷幕,吸引了來自130個國家和地區的8000家企業、機構參展。其中,我國IT服務領軍企業——文思海輝備受關注。他們不僅將帶來AI+金融解決方案展示,而且將在大會分論壇“智慧服務峰會”中與現場嘉賓探討數字化轉型等話題。

手拿智能手機、使用網上銀行、去外賣平臺點單、發“微信”看“頭條”刷“抖音”……對當下的很多人來說,生活中到處活躍著IT服務的身影,其中就有文思海輝提供的有力技術支持。

在中國IT服務產業的誕生中誕生、興起中興起,從1995年至今,文思海輝已經成為154家財富500強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合作伙伴,其提供的數字化服務覆蓋高科技、金融、制造、電信、互聯網、汽車、教育等眾多行業,已經成為中國IT服務業當之無愧的領軍企業。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在這樣一個重大的時間節點,回溯中國IT服務產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再到深度參與國際產業分工鏈和價值鏈的歷程,將觀察的眼睛聚焦在文思海輝一家企業的發展實踐上,具有特殊的意義。

  

圖為:第六屆京交會上的文思海輝展區。

踏浪——“跟”船出海,在世界經濟的海洋中經歷風雨

24年前的中國,是一片“金色”的市場。

基礎設施不斷完善,人口紅利正在顯現,特別是改革開放十幾年后,中國市場日益開放、生機涌動,巨量的需求和巨量的供給缺口形成的“旋渦”,吸引了眾多跨國公司的目光。然而,進入中國市場首先要做的就是與本地接軌,語言的“漢化”、管理系統的本土化等等,直接催生了服務外包產業在中國的出現。文思海輝也因此應運而生。

文思海輝的歷史可以一直追溯到1995年。1995年,文思成立;1996年,海輝成立。兩家企業隨著不同際遇各自發展,一個在國內業務頗有建樹,一個在國際業務砥礪前行,在中國服務外包產業蓬勃興起的潮流中共同扮演著重要角色。那時還相當少見的個人電腦上,一個個小圖標下面標注著中文“我的電腦”“網上鄰居”“文件夾”,這正是海輝工程師最初的“翻譯作品”,也銘刻在中國最早一批網民的記憶中。

“說到服務外包,中國是后來者。”文思海輝高級副總裁張東蔚介紹說,“這種服務發包模式是跨國公司最早與印度合作形成的,當他們進入中國市場,這種模式也被自然而然地帶了進來。”然而,當中國逐漸形成了自己的服務外包產業,中國工程師群體和中國企業的優勢也隨之顯現。

2001年,對文思海輝來說是個極為重要的年頭。這一年,世界上最大的提供技術及服務業務的跨國公司向他們提出一個問題:“愿意跟我走嗎?”

原來,在進入了中國市場后,這個跨國巨頭又將目標轉向了日本,去日本開拓的第一件事依然是“本土化”。于是,跨國巨頭向中國市場的合作方——海輝伸出了橄欖枝,主動提出愿意給出日本市場的服務外包業務。

走出去?沒想過。但是機會來了,就必須抓住!“走出去”的大趨勢推動著中國年輕的服務外包企業,唯有大膽跨出去,咬牙構建更強勁的能力。

海輝先行一步,文思緊跟其后。“小舢板”跟著“大游輪”,先赴日本,后到美國,再到歐洲、印度……它們在世界經濟的海洋中經歷風雨,在游泳中學會了游泳,撐下來了,壯大起來了。

2007年,文思于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2010年,海輝于納斯達克上市。來自中國的全球IT服務商,就此站上了世界舞臺,迎接全球資本的目光洗禮。

“文思海輝發展24年中有幾個關鍵抉擇,‘走出去’就是最關鍵的一個。”張東蔚說,“那是中國工程師被國際市場認可的見證,也是我們堅定不移國際化的開端,一舉奠定了我們全球化發展的DNA。”時至今日,文思海輝已經成為中國所有IT服務公司當中全球布局中最均衡的企業。

逐浪——海中弄潮,兩匹“千里馬”融成一條“龍”

2005年,正是服務外包產業高速增長的輝煌時節。“連續3年,每年我們的產值都能翻一番。有研究表明,每增加1個軟件工程師的崗位,就會拉動5個傳統服務業的崗位,所以很多城市都對發展服務外包趨之若鶩。”與此同時,“CHINA outsourcing”在國際上聲名鵲起,市場、資本都用嶄新的眼光看待來自中國的IT服務商。張東蔚回憶道。

這時候的文思和海輝,已經展露出典型的“國際范”。雖然是較為被動地“跟”船出海,但再小的舢板也要適應國際的“氣候”。2001年,他們成為中國首家獲得ISO9001認證的IT服務企業,2003年,他們通過了CMMI5認證。這些意味著他們在IT服務交付以及質量標準已經達到了當時國際最高要求。隨后而來的在美國上市,更是倒逼著兩家企業從里到外梳理自身、調整自身,以適應國際化的高標準、嚴要求。

然而,更嚴酷的風浪即將迎頭打來。全球IT產業進入嚴冬,國際市場的動蕩和全球資本的,使處于激烈國際競爭中的文思和海輝必須重新塑造自身的優勢。面對嚴峻的形勢,文思和海輝做了一個重大決定——兩家企業實現對等合并。在國內市場很有實力的文思,在國際市場站穩腳跟的海輝,兩匹“千里馬”融合成了“一條龍”。

而同一時期,中國市場的變化令世界矚目,新產品新模式新業態不斷涌現,IT服務市場需求爆發,巨大的機會顯現。面對蓬勃的國內市場,文思海輝需要深刻研判市場走向,選擇下一階段的落腳點。新的發力點究竟該是什么?“我們選擇了金融科技這個細分領域。我們看到了機會,我們抓住了機會。事實證明,這個市場成長的空間是巨大的。”張東蔚說。

國內的金融科技發展方興未艾,卻面臨技術服務方面的瓶頸制約。簡言之,懂技術的人對金融業運行的了解不深,但金融業內人士也同樣面對技術領域的高高壁壘,兩個行業在一次時代給予的交匯機遇中“對望”,卻難以真正“牽手”。

但此時,文思海輝已經做好了準備。他們研讀了大量行業分析報告,橫向對比美國、日本等其他國家同一領域的發展趨勢,提前確定深耕領域、展開相關并購。“如果說,‘走出去’是一次被動選擇,那么發力國內市場、深耕金融科技,是我們應對風浪的一次主動‘避險’,這也是公司24年來發展歷程的第二個關鍵抉擇。”張東蔚說,“2010年,公司的金融科技業務是0,到了2018年,公司這部分業務的國內市場占有率已經位居同行業之首。”

細細體味IT服務業的發展脈絡,“懂”“理解”“明白”是幾個繞不開的關鍵詞。面對客戶,要“懂”客戶的需求;面對行業,要真正“理解”行業的內核;面對市場,要“明白”不同國家不同市場環境對管理、對人的要求。從每一次外包業務中汲取養分,從每一次履約交付中加深對行業的理解——這正是文思海輝歷經多年積累、持續構建能力之后的“厚積薄發”。

破浪——數字化轉型,解決方案永無止境

站在當下回望,文思海輝的每一步都踩在了產業行進浪潮的重要“節點”上,更是每一步都走在中國IT服務產業發展的“節奏”中。24年來,文思海輝做了26次并購,每一次并購都是一次能力的構建和豐富;覆蓋的領域從高科技到金融,再到制造、電信、互聯網、汽車、教育等眾多行業;提出高質量發展戰略要求,追求的目標不再僅僅是規模與數量,更以“質量”和“造血量”作為衡量自身發展的重要指標……今天的文思海輝更加成熟,于是也在重新打量“長大了”的自己。

“我們更希望稱自己為IT服務商。”張東蔚說,“經歷過服務外包產業最原始的發展,我們早已跨越了當年‘匯聚人力寫代碼’的階段,面對紛繁復雜的市場需求、科技迭代、應用場景,今天的IT服務更強調整體解決方案的設計與提出,更依賴IT服務對某一個具體行業的深刻理解,更有必要持續不斷地推動創新,更有希望形成通用化的技術產品和解決方案占據產業鏈和價值鏈的高端位勢,并且以此推動各行各業的發展、為各行各業賦能。”

如何賦能?2015年,文思海輝正式開啟數字化戰略。“云大物智移”發展如火如荼,在客戶尚未意識到的時候,他們主動轉型升級,與新一代技術以及應用積極對接,這當然要額外花費更多成本和精力。“這是公司的第三個關鍵抉擇,既然看準了方向,我們就會堅定不移地推進下去。”張東蔚說。

20187月,文思海輝人工智能業務總部落戶上海。到2018年底,集團全年營收增長16%,利潤率和人均產值不斷提高;數字化收入已經占比近三分之一;金融業務營收增長率為20%,連續四年復合增長率為41%;人工智能等其他戰略行業則持續深化布局。文思海輝離自己“成就更美好的數字化新世界”這個數字化時代的新目標越來越近。

24歲的文思海輝對未來的思考也更加成熟:中國的IT服務業正在從低附加值、依賴人口紅利階段,向高附加值、高創新度的階段演進。過去“低成本取勝”的老路已經走不通了,唯有通過技術創新和場景創新走“價值取勝”的道路。

應該看到,一家企業的發展,也反映著國家的發展、行業的發展。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長王曉紅對服務外包產業發展態勢的判斷亦如是。她認為,從發展階段來看,“十一五”是中國服務外包產業的形成期和高速增長期;“十二五”則是服務外包產業實現量質齊升并形成國際競爭力的時期;“十三五”時期則是我國服務外包產業實現高質量發展、向全球價值鏈高端攀升并形成國際競爭新優勢的戰略機遇期。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移動互聯、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和數字技術不斷涌現和擴大應用,正在為服務外包轉型升級和創新發展提供更好的宏觀環境和技術支撐。

“我國在移動支付、O2O、共享經濟、電商等領域的場景創新走在了世界前沿,這就是我們IT服務業可以把握的最大機遇。”張東蔚說,“解決方案永無止境,能力構建亦永無止境。我們要做的就是專注專注再專注,聚焦以解決方案為主導為核心的IT技術服務,站好我們自己的位置,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在國際上打響‘中國服務’的品牌,更好為‘中國制造’賦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