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服務傳統IT廠商到互聯網企業,也許我們不會像這兩個領域的巨頭那樣知名,但中國乃至全球的IT服務市場始終會看到我們的身影,我們的使命在于以數字科技領先全球,用行業服務創造價值。”

在今年的高交會上,文思海輝攜智慧民生、智慧金融、智能制造、智慧城市四大板塊近20個解決方案再度亮相,再一次展示了文思海輝20余年在互聯網、金融、高科技、制造等行業的深厚積累和豐富經驗,特別是對于互聯網IT服務業務,文思海輝互聯網科技事業部高級副總裁陳渝接受了賽迪網等多家媒體采訪,表示出文思海輝行業深耕的優勢和信心。

  

時代賦能,轉型“互聯網+”是必然趨勢

十年前,隨著國內IT大建設時代的結束,IT集成服務行業進入“成熟期”,這一時期市場增長緩慢,競爭日益激烈,傳統IT服務商不得不思考新一輪的戰略布局。一些在特定行業里積攢下多年經驗的IT服務商逐漸形成自主的軟件產品和行業解決方案。文思海輝自1995年成立以來在十余個行業持續深耕,已形成一些像金融、制造等行業的優勢領域。陳渝說,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我們發現互聯網技術是發展民生產業最好的切入點。因此,我們選擇了互聯網作為發力的領域之一。

與傳統IT科技公司此消彼長的是中國BAT、以及微軟、亞馬遜、Adobe等以數字技術產品和優勢改變競爭格局的數字化原生企業,加之傳統行業公司一起,構成了文思海輝的兩大主要客戶群。此時我們要考慮兩個問題,一類是針對傳統客戶如何做互聯網化,一類是針對互聯網企業如何做技術服務,陳渝說。

在內因與外因共同推動下,2009年,文思海輝首次展開與騰訊、阿里、百度等互聯網企業的合作,陳渝說:“互聯網企業的飛速發展,其產品需快速響應市場的特點,企業短期對人才會有大量需求,為了保障企業文化的原生基因和企業管理,互聯網公司將IT業務外包;另外,互聯網公司將IT服務外包可將資本轉化成運營成本,使其在資本市場有良好的表現。”

  

“互聯網+”時代如何選擇IT服務商?

“互聯網+”時代,基于對各個垂直產業的產業鏈和內部的價值鏈進行重塑和改造的迫切需求,大量的人才缺口是核心問題,在文思海輝的人才數據庫中有600萬份簡歷,其中超過半數活躍簡歷,陳渝認為,對于初、中級人才的把控,文思海輝相對更有話語權。“我們更懂這些人才的特點以及企業的招聘需求,我們不僅會幫助企業定位人才,還懂得如何培養人才,更加會幫助企業去培養與發展人才。”

除了人才的發掘和培養能力,互聯網公司更需要具有規模化管理能力的合作伙伴。產品化的互聯網公司,迭代更新快,要求產品快速融入市場,且產品策略也不相同,這相對于傳統IT端到端的服務來說,互聯網的產品更加獨立,不具有可復制性,因此要求IT服務的咨詢、管理、審核、測試能力可形成閉環,從而維持長期良好的用戶體驗。

對于互聯網企業而言,文思海輝一方面滿足其降低成本、業務彈性發展的需求,讓客戶更加聚焦創新、快速把握市場機會;另一方面,通過貫穿價值服務,幫助和引領客戶實現增長、轉型、甚至出海,為互聯網企業乃至中國互聯網行業提供發展的加速度。對于互聯網產業而言,IT服務在創造大量的就業崗位、緩解就業壓力的同時,帶動政府、高校、企業加強人才培訓,提升勞動力素質,為互聯網產業聚合、培育和輸送人才;并以自身多年的行業服務經驗和全球化交付能力,促進互聯網與實體經濟融合,為互聯網企業布局產業互聯網提供動力。

  

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深耕行業是不變戰略

隨著人口紅利的消失,以平臺和流量為代表的消費互聯網時代正在與我們揮手作別,互聯網公司將目光從下游的C端用戶身上轉移到上游的B端行業身上,通過改造B端行業的生產方式和供應方式來再度提升行業運行效率正在成為行業發展的共識。

然而,對于產業互聯網的賦能并非僅僅只是流量供給。當產業互聯網時代來臨之際,需要去思考如何真正對上游產業進行深度賦能和改造,摸索出一條正確的發展道路。陳渝說,產業互聯網不是短鏈上某個企業開個電商、做個網站,或者進行簡單地數字化改革,而是全產業鏈優化,產業互聯網階段不僅需要大量的技術研發人才,同時也需要具備一定行業知識的業務人才,因為產業互聯網要想落地應用,必須突破一系列行業壁壘。

產業互聯網時代,兩類企業亟需深耕行業的IT服務支持。一類是BAT這種互聯網巨頭,他們近些年廣泛布局行業,但缺乏對于某個細分行業的深度理解和專業資源。產業互聯網要求更多屬性的場景進行實踐,巨頭們面臨從擅長的toC戰場轉向toB 的新命題。另一類是傳統產業集群上的中小型企業,他們對于數字化和智能化的能力和渠道建設不足,迫切需要有數字化轉型能力和經驗的IT服務商賦能。

陳渝總結,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平臺生態始終是主導者,文思海輝不管在平臺化的思維、還是平臺化的技術能力方面,都達到了一定的累積和成熟度。“因為我們有自己的產業優勢,所以我們會選擇具備優勢的垂類的領域。我們不會第一時間去跟風區塊鏈等最新興前沿技術,而是跟隨較為成熟的新興技術,持續堅持深耕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已經打下良好基礎的行業。”